<ruby id="oacjt"><i id="oacjt"><tbody id="oacjt"></tbody></i></ruby>
    <strong id="oacjt"><blockquote id="oacjt"><div id="oacjt"></div></blockquote></strong>
  1. <optgroup id="oacjt"></optgroup>

      <optgroup id="oacjt"></optgroup>
      <acronym id="oacjt"></acronym>
    1. <optgroup id="oacjt"><em id="oacjt"><pre id="oacjt"></pre></em></optgroup>

      <span id="oacjt"><sup id="oacjt"></sup></span>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4163

      主題

      6052

      帖子

      2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27169

      榮譽管理最佳新人活躍會員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安徽宏村游記散文

      [復制鏈接]
      查看: 609|回復: 0
      樓主
      發表于 2018-10-4 23:06:4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宏村——一個坐落在皖南山坳里的村莊,據說整個村落從空中俯視就是一頭牛的形狀,這頭“牛”在這僻靜的山野中,不知度過了多少個春秋,依舊枕山而眠,依水而生,美好的傳說,給小村營造出一個神話般的世界。下面為大家分享了宏村的游記散文,一起來看看吧!

        安徽宏村游記散文1

        宏村是一個村,又不僅僅是一個村,更像是個掩映在群山中的“世外桃源”,如果用水墨丹青將它如實描繪出來,就是一副絕美的山水畫卷,畫面煙雨迷蒙,疏離散淡,儼然一派“杏花、春雨、江南”。

        宏村美,美在水中,村前一片寬闊的水域,俗稱“南湖”,拉開了村莊和外界的距離,一彎碧水,環繞著古村落,仿佛古城邊上的護城河,守護著這個寧靜的山村。水的氤氳,水的溫柔,水的輕盈,給山村帶來了安寧和祥和,帶來了靈氣與靈性。水是活水,從山上流下來,匯成小溪,在這里汩汩流淌后,又歡快的朝山下流去,最后注入新安江,匯入千島湖。

        宏村美,美在徽派建筑,白墻黑瓦,鱗次櫛比,馬頭墻翹角飛檐,高低錯落。水中間有一座小小的拱橋,仿佛一道彩虹,一彎明月,橫亙在水面上。從池塘的一面看過去,房屋倒映水中,水中便有了藍天,有了白云,有了粉墻黛瓦,波光瀲滟,疏影橫斜。那山,那水,那墻,那瓦,那橋,那倒影,像一副剪影,又像一副水墨畫,置身其中,婉約,典雅,寧靜,讓人心醉神迷,仿佛來到畫中。

        真有人在水邊作畫,不是一個人,是很多女孩,穿著白底藍邊的校服,三三兩兩,在柳樹下,架起畫板,細細勾勒,畫遠處的青山,畫近處的碧水,更畫水邊的房子。我從她們身邊經過,她們全神貫注,旁若無人,畫板上,水彩洇出的筆墨已勾勒出房子的輪廓,水的清幽,山的寂寥,白云的悠閑,一種田園詩的氣息呼之欲出。

        進村的路有兩條,近一些的可以穿過水中的小橋,直接到達彼岸,遠一些的沿水邊的甬道徐徐而行,走到盡頭便是村莊的正門。進了門是一塊幾畝見方的空地,兩顆古樹一左一右,像兩位盡職的哨兵,靜靜的守衛在這里,這一守就是五百多年。左邊的銀杏樹高達二十多米,樹干挺拔筆直,右邊的紅楊樹樹圍五六米,需幾人合抱,樹冠則像一把巨傘,開枝散葉,形成一片濃蔭,庇護著村口這塊風水寶地。

        這里便是村民的議事廳,據說,凡有紅白喜事,必須要在這里舉行儀式。紅事時,新娘的花轎要圍繞著紅楊樹轉個大圈,預示著新人百年好合,紅福齊天,白事時,要抬著壽棺圍著銀杏樹轉個大圈,意味著子孫滿堂,高福高壽。

        從村口進去,沿著幾條幽深的小巷,可以到達村莊的中心。小巷青石板鋪就,兩邊是高高的馬頭墻,粉白的墻面被風雨侵蝕得有些斑斕,靠近地面的地方長滿了青苔,雕刻出了歲月的痕跡。一側的地溝里有溪水在流淌,水流經各家各戶后匯入村頭的南湖。墻內是重重的院落,斗拱飛檐,闐寂無聲,透著幾分神秘。有幾株枝繁葉茂的大樹,枝丫不甘寂寞的探出墻來,給小巷送來一片濃蔭。剛下過雨,石板路濕濕的,天氣陰沉,空氣中飽含著水分,走在巷子里,令人恍若回到古代,腦海里不自覺跳出戴望舒那首經典的《雨巷》:

        撐著油紙傘,獨自

        彷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樣的顏色,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一想到這里,心情無端的憂郁惆悵起來,仿佛真有這么一個姑娘,打著一頂油紙傘,在眼前獨自徘徊,彷徨。好在小巷不長,走出去立刻豁然開朗,一個半圓形的湖面出現在眼前,這就是月沼了,這里是電影《臥虎藏龍》的取景地,也是村子的中心。

        湖面不大,但水質清澈,據說水底有泉眼,通過暗道與山上的溪水連為一體,曲曲折折流入每家每戶。湖周圍都是粉墻青瓦的房子,高高低低,倒影其中,從對岸看過去,朦朧輕柔,似夢如幻。閑暇時,村民們便聚在湖邊談天說地,婦女們浣紗洗衣,孩子們則跑來跑去,嬉戲打鬧,只有鴨子、鵝最安靜,在湖中悠閑的漫步,那種場景,安詳和諧,其樂融融,令人神往。

        湖的北面正中的位置便是村中的祠堂,因為村子都是汪氏先民的后代,祠堂便稱作“汪氏宗祠”。祠堂的正門像一座石牌坊,門上面三層飛檐,檐角處有鰲魚,龍頭魚尾,下方明間字板上上書“世德發祥”四個隸體大字。進了門是一寬敞的正堂,正中位置掛著“樂敘堂”匾,下方是汪氏的三位祖先像,左邊墻上還有一女子畫像,其名為“胡重娘”,是她當年從西遞村嫁到這里,設計了整個村莊的水系,這才有了宏村的香火不絕,代代相傳。

        大堂橫梁,立柱,斗拱,環廊等都是木質結構,卯榫契合,渾然天成。更有特點的是,大堂四面無窗,中央有一天井,光線便透過天井照進室內。天井呈“口”字型,四面檐角向堂內傾斜,一旦下雨,雨水會落入堂中,取名“四水歸堂”,有聚財之意。

        行走在幽深的小巷,不經意間,就會走入某個大戶人間的宅院,門面并不張揚,但走進去,卻別有洞天。正堂兩邊有環廊,穿過環廊,是一重重的院落,從空中看,檐牙高啄,勾心斗角,令人不自覺想到歐陽修的《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只是這里的院落沒有北方的四合院那么直白,寬闊,勝在布局緊湊,建筑精美,尤其是那些木刻,磚雕,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徽商在中國歷史上是與晉商齊名的流派,很多富商巨賈發財后,第一件事便是在家鄉大興土木,修建豪宅,彰顯自己的成功,很多官員告老還鄉后也會用多年俸祿,為自己在家鄉修建一隱身之所,琴棋書畫,安度晚年。久而久之,宏村就有了目前這個規模,那時的鄉村,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守護者,是士紳階層,知識分子精神上的后花園,信也。

        小巷里有些人家就在門口做起了生意,有賣小吃的,有賣茶葉的。小吃里我最喜歡的就是毛豆腐了,“舌尖上的中國”曾經介紹過,豆腐發酵后長了一層細細的白毛,用鏟子鏟起來,在油里煎了,外面焦黃,里面白嫩,吃起來有一種怪怪的味道,越吃越想吃。

        賣茶葉的則干脆在門口架起了炒鍋,將早上從山里采摘來的嫩芽現場炒制。正好走累了,我順勢走進一戶炒茶的大嫂家,大嫂熱情的為我泡上剛炒完的毛峰,碧綠的嫩芽在水中浮浮沉沉,湯色清澈微黃,一股山野的、蘊藉了陽光與植物精華的味道溢了出來,喝一口舌底生津,香氣如蘭,內心頓時安靜下來,一天的疲憊一掃而空。

        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隨意的走走停停看看,一下午的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消磨殆盡,終于到了告別的時候,陰沉沉的天空中突然浮現出一縷陽光,陽光灑落到清澈的南湖湖面上,灑落到粉墻黛瓦上,灑落到遠處逶迤的群山上,給這座寧靜古老的山莊更增添了無窮的魅力。

        回首宏村,依舊游人如織,往來不絕。

        安徽宏村游記散文2

        人不想走動總是能找到很多借口,比如天太冷、比如很多衣服沒有洗、又比如《匆匆那年》還沒有看完……于是,在許許多多的借口里,我的冬天生活變得基本可以概括為:白天坐著工作,晚上坐著碼字和亂刷。這樣日復一日,我從一位苗條的女性變成一位微胖的女士,無比悲慘。

        而就在一個特殊的夜晚,我突然萌生了一個關于旅游的強烈想法。那晚,我蓋了三層被,一層是太空棉的,兩層是毛毯,無比溫暖。溫暖總是催生美夢。在那個美夢里,有首歌單曲循環著:“有個熱情的地方,名字叫臺灣……”。沒錯,我夢到了臺灣。其實我壓根都沒去過那。

        只是在夢里,臺灣卻無比生動著:藍底的路標豎了一路,路標左邊寫的是短故事,右邊寫的是“一人即一豬”。夢里看到這些路標是歡喜的,因為它們讓我想起《小團圓》里那個路標__“所有目的地”;夢里還有篇海域叫“妹妹海”,海水黑藍黑藍,人們告訴我那叫“妹妹海”。海的性別被定義為女,怎么著都多了幾份神秘感;而在海邊,則是成群的歐巴桑跟阿伯,以蒲扇的搖動來展示這座城市的市井氣。后來夢醒了,才想起好久沒出游,不免又想去遠方看一看了。

        豆瓣活動里看到的“宏村——塔川——協里徒步行”,就點擊了“參加”。這么果斷的主要原因是,我對黃山一帶存有好感。曾在一個夏天去過徽州,當時,竹海在我眼前晃悠著,徽派建筑像一幅幅水墨畫般在我眼皮底下閃過,這對見慣了平屋頂的我而言,很新鮮。

        而在車上再一次見到那些徽派建筑時,我心中的某種驚喜和新鮮感卻消失——周末的霧很濃,將秋天的顏色稀釋了不少,黃是灰的黃,紅是灰的紅,灰的徽派建筑與那些灰的自然組成一幅幅線條不流暢的畫,讓我著急,也讓我嘆息,只盼著把云南的藍跟春天的明媚都搬到畫面里來,好把自己的心也刷得蓬勃開朗。

        而車內卻熱鬧著。領隊是位新疆男孩,大三的學生,看起來卻一點也不怯。他流暢地介紹自己的家鄉、活動的具體內容,末了,還讓大家做自我介紹。

        一到自我介紹環節,車廂里南北口音就此起披伏著。這不,兩位博士妞還沒開口,前面一個調皮的男孩就嚷起了“滅絕師太”,把大伙兒都逗笑了,不過,博士妞們也不惱,拋幾個帶著笑意的白眼過去,也就算是個回擊;到一位“清華哥”自我介紹的時候,有人開始打趣:這可是正宗的清華?我們那邊的清什么化工也簡稱“清華”。“清華哥”則淡定地表示自己來自真清華———到底是真金不怕火煉,要是有人質疑我不是美女我肯定當場就跳起來了。回正題——中排有個女孩說自己喜歡旅行,但強調自己不喜歡在旅途中被鳥追,因為自己有次出行就遭遇了一只一直襲擊她的鳥。沒被鳥追過的我覺得太稀奇了,都開始懷疑她是不是偷了鳥蛋。隊伍里最小的女孩叫杜鵑,大家都調侃她是“小鮮肉”,“小鮮肉”自我介紹結束,領隊就跟她喊:你可不要跟著前面那誰跑呀!她怕鳥——聽出梗的人都樂了。    伴隨這些愉快的交流里,車子很快駛到了宏村鎮。路上有兩個景象讓我覺得頗為新鮮:一個是坐落在群山間的小高層,一個是大片大片盛放在田間的野菊花。尤其是后者,讓我眼前一亮,我一直以為田里的金黃是獨屬于春天的景象咧。

        下了車,我們的第一站是塔川。塔川人很多,成群結隊走著,在這人群里,我一眼看到一位老頭——他在背包上掛了串紅果子。湊上去給他拍照,老頭也不反對,他不緊不慢地說:這野果子山里有好多咧,去采吧。只是我后來逛了一圈,也沒見到那些鮮艷欲滴的紅果子,倒是在主景區見到了幾個草垛和一群稻草扎成的假人。游客拍照的拍照,嬉戲的嬉戲,有大媽偎依著草垛靜靜睡著了。快離開這個景區時,看到了一個山里的小孩,臉龐黑紅、眼神透亮、手里握著個碩大的牛奶瓶。這是屬于鄉間的孩子,質樸不嬌氣。

        從山坡上看塔川,紅綠黃相間的樹包裹著一片徽派建筑群,遠山層層疊疊。細節被隱去,顯出幾分寂靜跟厚重。

        告別塔川,是徒步行,目的地為宏村。一路上,有經過田埂,也有經過河埂。這一路我走得頗為開心。大片田地與遠山帶來悠遠的心境,種在籬笆邊的柿子樹看一眼就覺得喜慶,南瓜曬在瓦檐上,嬰兒坐在菜地里,農婦三兩背著滿籮筐的菜匆匆而過。這是這里的生活,也是于我而言的另一種生活。

        晚上去了宏村,潭水倒映著紅燈。有年輕人在巷子里唱著許巍。手機早就沒電,也就什么都沒拍了。第二天趁著天早又一個人去了那里。路上偶遇同組織一個大男孩,明黃的運動服搭配著大書包,生動而朝氣的一張臉,他說他剛在山里看到日出。聽著倒頗為開心,像自己看到日出一樣。

        逛宏村時,最開始吸引我的是村頭一扇爬滿了南瓜的門,看上去有點兒俏皮,但那俏皮是不張揚的;村里有人腌制臭桂魚,一層層鹽與剁椒將桂魚覆蓋起來,紅艷艷的;不少店家賣著像龍須糖般有著毛絮絮的毛豆腐,買了一盒,偏咸,皮很香;寫生的人有點多,但應該不比旺季,我大概看了一下,有人一點一點靈巧地涂抹,也有人大把大把用著色,同一個地方,不同的畫,正如你我眼里不同的宏村。

        回程路上,所有人分享此次旅行的想法:有人說宏村讓她想起自己的小時候;有人說寫生的那些學生讓她想到高中時的自己;還有個男孩不知怎么的就提到夫子廟,他說大家都覺得夫子廟很矬,但其實夫子廟的凌晨是非常美的,他有次就在凌晨兩點去了那,當時夫子廟上方掛著大月亮,特別美……聽說隊里還有人留下去爬黃山了,他在微信里傳來黃山的云海,虛幻之境般。分享總是愉快的事情。

        回想這一路,感覺還不錯。第一次在豆瓣活動里記住了所有人的名字和面孔。而全程,我也像是在一個班級里。在這個班級里,領隊是班長,副領隊是副班長,仍有體力去爬黃山的那位應該是體育委員吧,只是不知道應該把學習委員稱號頒給清華哥還是兩位博士妹……而我也感謝可愛、友好的他們,把單純的快樂傳遞給我。

        安徽宏村游記散文3

        對宏村的向往,源于一幅水墨畫。很多年前,我在北方打工,朋友從江南給我寄了一幅宏村的水墨畫,甚是喜歡。白墻黑瓦,黑白線條,清晰地勾勒出宏村的美,藍天白云,遠山如黛,彰顯著宏村的神韻。

        宏村,安徽黟縣的一個古村落,始建于南宋紹熙年間。原名弘村,取弘廣發達之意,清乾隆年間改名為宏村。村落背山面水,村人開仿生學之先河,建造了堪稱“中華一絕”的古水系牛形村落。村中鱗次櫛比的古民居,沒有多余的色彩,就是黑與白。白的墻,黑的瓦,一幅天然的水墨畫,被喻為“中國畫里的鄉村”。

        我們到達宏村。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村落前面的一泓碧水,水面開闊,一路一橋,直通村里。人們稱作“南湖”,湖畔濃蔭覆蓋,湖中荷葉田田;近觀岸處,倒影如畫;四顧諸峰,水天一色。在“南湖”的環繞下,宏村顯得寧靜、端莊和秀氣。穿過小橋,依次進入村中的書院、祠堂和庭院。每一處院落均是高墻深宅,門樓處,廳堂里,磚雕石雕木雕精巧美妙,盡顯徽派建筑之美;高堂中,案幾上,楹聯字畫布局擺設古樸典雅,彰顯徽商人家詩書傳家崇文重義的追求。在每一處廳堂、祠堂和書院,不能不對這里的文化氛圍心生欽佩之情。人家案上陳列的代表性物件右邊是古瓶,左邊是明鏡,中間是鐘表,取義“終生平靜”,表明徽商人家的處事之道;據說右邊的古瓶是帽筒,男主人在家的時候,帽子就放在帽筒上。若有客來訪,看到帽筒上沒有帽子,說明男主人外出經商去了,訪問也就不必久留。幾乎每一戶人家的廳堂里,都有許多楹聯,“傳家有道唯存厚,愛世無奇但率真。”、“快樂每從辛苦得,便宜多自吃虧來。”“嚼詩書其味無窮,敦孝弟此樂何極。”等眾多聯語,盡顯他們的治家理念。

        穿行在街巷中,到處是逼仄的小路和路旁的水圳。宏村先人把整個村落建設成“牛型形”,這水圳就是“牛腸”,環繞在整個村中,其實是他們設計的用水設施,把周圍山泉引入村中,環環繞繞,讓每家每戶用上了最早的“自來水”。村中間有一半月形的水塘,他們謂之“月沼”,也就是所謂的“牛胃”,這里的水安詳清冽,透明如鏡,四周的房舍倒映在水里,復合成美妙的水墨畫。

        被喻為民間故宮的承志堂氣派、古典。當年,發達起來的徽商汪定貴,帶回金銀細軟無數,破土動工砌了這座宅院,前后花費五六年的時間,單單天井就開了九個。宅子里的每一方磚,每一截木,每一塊石頭,無不用盡匠心,上面的雕刻,精湛非常,隨便取下一小塊,都是非同尋常的藝術奇葩。如橫梁上的百子鬧元宵圖,一百個小兒神態各異,活潑伶俐,令人嘆為觀止。民間多能人,從這里的磚雕、石雕和木雕上,更能說明這一點。從一個狹長的弄堂穿出去是后院,院墻上,藤蔓密集,光影交錯。一扇窄窄的木門,門上一把鐵鎖已是銹跡斑斑。這古老的后院,當年不知發生了多少故事。那些藤蔓,是不是記得墻根下的一場愛戀,或者一段往事。

        月沼其實是人工開挖的一方池塘,呈半月形。塘邊的徽式建筑,錯落有致地排列著。水映著房,房襯著水,形成獨特的人文景觀。至于月沼為何挖成半月形,有不少的傳說,其中,我最喜歡的是關于一個女人的。那個女人叫胡重娘,她的男人和別的商人一樣,重利輕別離,幾年難得一回見。她便出資挖了這方池塘,以寄托相思,取花半開、月半圓之意。

        在一戶人家,我就見到一張形似月沼的桌子。主人告訴我,這樣的桌子有一對,就是兩個半月形的。據說當年男主人經常出去做生意,男主人不在家,女主人和家眷只使用半邊桌子,等男主人回來了,就把兩外半邊桌子湊在一起,形成一個圓形,取大團圓之意。看得出古時候,女子對男主人的敬重,以及長久的思念之情。

        村口兩棵古樹,被當作宏村的“牛角”,一棵紅楊樹,一棵白果樹。都五百高齡了,卻不顯老,陽光下樹葉綠得發亮,蓊蓊郁郁,笑迎八方來客。

        出了村子,回望宏村,儼然一副水墨畫,安靜地掛在青山綠水間。

      上一篇:席慕容經典散文
      下一篇: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抒情散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更多看好精彩故事!!點擊查看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網站地圖|推薦書|好看的小說|好書|小說推薦|書籍推薦|Archiver|好書推薦 滬ICP備11047674號-4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1789號

      GMT+8, 2019-8-23 05:48 , Processed in 0.267721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台湾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