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oacjt"><i id="oacjt"><tbody id="oacjt"></tbody></i></ruby>
    <strong id="oacjt"><blockquote id="oacjt"><div id="oacjt"></div></blockquote></strong>
  1. <optgroup id="oacjt"></optgroup>

      <optgroup id="oacjt"></optgroup>
      <acronym id="oacjt"></acronym>
    1. <optgroup id="oacjt"><em id="oacjt"><pre id="oacjt"></pre></em></optgroup>

      <span id="oacjt"><sup id="oacjt"></sup></span>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4163

      主題

      6052

      帖子

      2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27169

      榮譽管理最佳新人活躍會員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錢塘江大潮的文章

      [復制鏈接]
      查看: 596|回復: 0
      樓主
      發表于 2018-9-20 20:40:09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錢塘江大潮的文章

      錢塘江大潮磅礴壯觀,自古以來天下聞名。直至昨天(2018年9月26日)我才零距離領略,快意一睹。

      此前,我在網上查閱了錢塘江大潮的成因:其一是錢塘江入海的杭州灣呈喇叭形,口大肚小。錢塘江河道自澉浦以西,急劇變窄抬高,致使河床的容量突然縮小,大量潮水擁入狹淺的河道,潮頭受到阻礙,后面的潮水又急速推進,迫使潮頭陡立,發生破碎,發出轟鳴,出現驚險而壯觀的場面。其二,是江口有巨大的攔門沙坎,潮水涌進遇到強大阻力,前浪遭遏,后浪又上,波推波,浪迭浪,潮水便排山倒海般洶涌而來。潮頭高度可達3.5米以上,潮差可達10米。其三,大潮與月亮和太陽引力有關。潮汐是海水在月球和太陽引力作用下發生的周期性漲落現象,錢塘江大潮主要是由海潮倒灌引起的,所以,它也與月亮和太陽引力有關。

      大潮的變化有著一定的規律,潮汐的大小受天文、地理、河床高程、徑流的大小、主槽(航道)的走向和氣候等許多因素制約。

      涌潮現象,在世界各地少有所見。巴西的亞馬遜河大潮和我國的錢塘江大潮,世界著名。

      千百年來,滄海巨變,錢塘江大潮卷走了世間無數的恩怨情仇,卻沒有卷走那些英雄賢達、騷人墨客、達官顯貴以至帝王將相在江邊留下的風流余韻。

      劉禹錫的《浪淘沙》“八月濤聲吼地來,頭高數丈觸山回。須諛卻入海門去,卷起沙堆似水堆。”生動地描繪了錢江大潮的壯闊氣勢;蘇軾“八月十八潮,壯觀天下無”的詩句飽含激情地贊美了大潮的無限風采……還有范仲淹、李白、杜甫、孟浩然、白居易、乾隆皇帝等留下的不朽詩作以及一段段傳奇佳話,都為錢江大潮涂上了一層層神妙的色彩,使人們為其油然而生無限的景仰。

      古往今來,每年陰歷八月中旬是錢塘江觀潮的最佳時間。

      前天是陰歷八月十八,據報道錢塘江將出現8年來最大的一次潮峰,央視與浙江衛視一起在觀潮勝地鹽官古鎮和蕭山全程直播錢塘江大潮。為此,我的心中早已是波濤洶涌,唯恐錯過了這難得的時機。可是就在這興頭上,家人意見出現了分歧,說是去觀潮的路上定會游人如蟻車流如潮,觀潮點也會人滿為患,每年此時都有發生事故的報道。我們要帶小外孫一起去,不僅有諸多不便,更擔心安全問題。這樣一說,我只得以大局為重,放棄了觀潮的最佳日子。

      昨天,9月26日,天不作美,陰霾籠罩,細雨霏霏。“江風吹雨送早寒,觀潮游人復憧憧”,我們驅車進入蕭山觀潮城時,已有不少人先期來到,處處可見在雨中忙碌的警察和保安人員。昨天這里是數十萬人觀潮的盛況,今天的景象顯然不能與之并論。但是沒有了堵車之煩,沒有了擁擠之憂,并且還從容地買到了錢江觀潮度假村內的觀潮臺座票。人在觀潮臺,沒有了被大潮卷走的危險,因而我們感到心境寬松,怡然自得。綿綿的江南細雨,搖曳著繾綣的情絲,讓人放飛著漫游的心緒。

      江邊,為“第二屆蕭山國際旅游節暨2010中國國際(蕭山)錢江觀潮節”搭起的舞臺上,正上演著精彩的文藝節目,然而觀眾寥寥。人們都聚集在觀潮臺和度假村高高的臺階上,面向江面,翹首盼等大潮的到來。江面上迷迷蒙蒙,隱約可見對岸的高樓大廈。我提前做好了拍照準備,試著拍了一些近處的鏡頭,生怕照相機在大潮到來之時不聽使喚了。拍照少了明媚的陽光,而人和景物在朦朧中依然舒眉展顏。

      大潮到來的壯觀無須我再描述。“來疑滄海盡成空,萬面鼓聲中”,“天排云陣千雷震,地卷銀山萬馬奔”,“ 望飛來、半空鷗鷺,須臾動地鼙鼓。截江組練驅山去,鏖戰未收貔虎。”吟罷這些詩句,便覺 “前人之述備矣”。

      大潮一過,人流散去,不免有雅興不盡流連忘返之意,正所謂“錢塘郭里看潮人,直到……白頭看不足”。偶聽有人搖頭感嘆:等了半天,兩分鐘就過去了,唉……嘆息聲中,是期許過高的遺憾,抑或得不償失的抱怨?依我說,不必遺憾,也不必抱怨。觀潮如同生活,要不你就 “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要不你得節制欲望,隨遇而安,知足而樂。有時幸福如期而至,有時卻會擦肩而過,平靜中興許會有洶涌而來的幸福,陶醉中卻可能會從幸福的巔峰跌落。我們是否應該一方面把握機會,擁抱生活,一方面聽其自然,淡然處之呢?言及于此,我想借四句古詩來作結尾:“潮去潮來春復秋,錢塘江水通湖頭。愿郎也似江潮水,暮去朝來不斷流。”

      錢塘江大潮的文章

      “八月十八潮,壯觀天下無。”想必大家都聽過這句著名的詩句吧,它就是對這一世界奇觀的最高贊譽。今天就是八月十八,這兩天電視里關于潮的新聞很多,雖然沒有親臨現場,但通過電視機的鏡頭我還是有一種身在其中的感覺。

      錢塘潮是指浙江省錢塘江流域,受到太陽和月亮引力所發生的潮汐現象,被譽為最壯觀的海潮,是天下奇觀。古來今往的人們都對它贊不絕口,也留下了許多聞名的詩句。除了文章開頭所說的那句外,還有“海闊天空浪若雷,錢塘潮涌自天來”,“一千里色中秋月,十萬軍聲半夜潮”等等。今年的錢塘潮又來了,到底有沒有古人詩句中出現的那樣壯麗景色呢?我萬分期待。

      這天中午,大家都在吃午飯,忽然電視里就出現了有關江潮的新聞,大家立刻屏氣凝神,高度關注。電視的畫面雖然小,但我們仍然感受到了那股滔天的氣勢。通過電視畫面,我們看到一片寬闊的江面,水面風平浪靜,呈現出平和的狀態。兩岸都擠滿了觀潮的人群,伸著脖子,焦急地等待潮水的到來。忽然,遠處好像傳來了驚雷一般的巨大聲響,緊接著觀潮的人們也開始亂嚷嚷了起來。“潮來了!潮來了”的聲音此起彼伏。在人們的一片呼喊聲中,遠處平靜的江面上出現了一道白線,在水天相接的地方,那白線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席卷著千鈞的氣勢奔涌而來,氣勢浩大!眨眼間,那潮就已經來到跟前,人們終于看清了它的模樣,有兩米高的潮,白色的浪花如同無數顆珍珠被穿在一起成了項鏈,又不知是哪只神手推動著這些珍珠項鏈到處滾動,在平靜的江面上掀起了一股強烈的氣浪,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它仿佛如被解開了羈絆的千萬匹白馬,永不停步地奔跑,掀起了白色的浪潮,引來人們的驚呼聲;它又好像穿戴白盔白甲的十萬,哦,百萬大軍,殺聲震天地向前撲去。這如果真是打仗,那敵軍恐怕還沒開打,就被嚇暈了吧。

      下午的時候,我們又觀賞到了許多奇觀,比如交叉潮和回頭潮。在一大片平靜的江面上,潮水的交叉將江面分成了四個部分,有顏色淺的,也有顏色深的,它們中間界限分明。根據解說我們知道那顏色深的是潮水帶動了降低的污泥翻滾,而淺的便是潮行進的那一面。遠遠觀去,寬闊平整的江面上陰陽分明,又黑又白,好像太極圖,真是不得不令人嘖嘖稱贊。而回頭潮更是奇妙。潮水在涌上一條長長的攔河堤壩后,咆哮的潮水受到阻攔而涌回,形成雪山,猛烈地撞擊對面的堤壩,然后以泰山壓頂之勢席卷而回,風馳電擎地向東奔去,聲響震天,長久不絕,形成壯烈的奇觀,這便是回頭潮了。

      錢塘江的潮水,和祖國的許多奇觀一樣,都是十分奇妙的。它們是大自然的大氣創造,為祖國的壯美河山留下了精彩的幾筆。我們要注意保護這些奇觀,把它們留給我們的子孫,并世世代代一直流傳下去。

      錢塘江大潮的文章

      媽媽的外婆家在海寧的錢塘江畔,一月十九日,趁著去看望舅公的機會,我順便去看了看錢塘江。

      堤岸上很靜。桑樹的嫩枝接在老枝上,等待春天的風讓它們長葉。被燒得焦黑的枯草靜貼在地上,等待春天的雷讓它們成為新草的肥。

      昨天是十八日,太陽、月亮和地球一月一度地排在一條直線上,錢塘江的浪理應最高。即使未曾見過,今天朝那河床上眺望,我也對昨天的浪略知一二了。

      那江水是十分安詳地流著的,江底高起的壩上的淤泥卻突兀地一塊塊凹下,一塊塊聳起,像是萬匹戰馬從此處飛奔而過留下的蹄印,又如同長龍拱起了脊背,逆著流水。與其說像江底,倒不如說像戈壁。與其說像戈壁,倒不如說像瞬間化石化的江水。

      有一個垂釣者蹲在棧橋橋頭,在濃霧下像一個剪影,他垂鉤的釣線更是看不真切,令人聯想到“愿者上鉤”的姜子牙。

      吃過中午飯,霧仍不散。我再次來到堤上,那個垂釣者不見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東方的天際遠遠響起轟鳴,打破剛才的寧靜,聽著像春雷,不甚響,卻充滿著耳蝸,震顫著大地,驚得那桑樹幾欲發芽。乍一看,以為是水天相接處裂開了豁口,放出白光;再看,原來是潮水涌進來了!

      那潮水來得那樣齊整,像是一道銀白閃光的壩,從這一岸直橫到濃霧對面的那一岸。我看得出神,倒感覺不像是這潮在走,而是我在情不自禁地向它走去。

      潮近了,漸漸分成臺階一樣的三層,和著泥水的浪,用本白色的浪花清晰地層層分明。向西流的潮水和向東流的江水猛然相撞,潮兇猛地踩著江水吼叫著向前沖,又一頭撞在壩上,“撲”地激起一束比堤岸還高的白浪花,又打著卷兒退去,撞在堤岸的石壁上,和下一層的潮水交織著形成驚人的網格狀,像正從泥里揣出的天網。一層層的浪,一層層的網,交著,疊著,就把一江大水打得粉粉碎,最后也不知該流向何方,也不知哪兒是江水,哪兒是海浪了。一江水幾乎從腳下奔過去,我既興奮地想要探頭去看得更真,又驚懼地想要跳離堤岸邊上。潮過去了,錢塘江水足足漲高了一米多,棧橋不見了,壩也不見了,只余下耳畔潮水的怒吼嗡嗡回響。噢,對了,還有喜鵲拍翅之聲。

      錢塘江的潮,咆哮卻不聒噪。這智者此刻的寧靜,豈是匆匆忙忙的城市中所能觸到?而且,這寧靜中還有一種蓄勢待發的情緒,只等時辰一到,就要從東方涌來白花花的浪潮;只等春雷一聲,春風一縷,便要爭先恐后地綠起來了。

      上一篇:秋天的花散文
      下一篇:峨眉山月歌 李白 峨眉山月歌的意思詩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更多看好精彩故事!!點擊查看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網站地圖|推薦書|好看的小說|好書|小說推薦|書籍推薦|Archiver|好書推薦 滬ICP備11047674號-4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1789號

      GMT+8, 2019-8-29 02:17 , Processed in 0.263781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台湾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