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oacjt"><i id="oacjt"><tbody id="oacjt"></tbody></i></ruby>
    <strong id="oacjt"><blockquote id="oacjt"><div id="oacjt"></div></blockquote></strong>
  1. <optgroup id="oacjt"></optgroup>

      <optgroup id="oacjt"></optgroup>
      <acronym id="oacjt"></acronym>
    1. <optgroup id="oacjt"><em id="oacjt"><pre id="oacjt"></pre></em></optgroup>

      <span id="oacjt"><sup id="oacjt"></sup></span>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推薦書 首頁 好書推薦 名人推薦 查看內容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2018-12-4 09:55| 發布者: 好書推薦| 查看: 800| 評論: 0|原作者: 陳忠實|來自: 初岸文學

      摘要: 1997年茅盾文學獎得主陳忠實先生,他最負盛名的作品《白鹿原》可謂家喻戶曉,發行上百萬冊,被改編成秦腔、話劇、舞劇、電影等多種藝術形式。他是如何從一個業余文學愛好者邁向得獎的專業作家呢?這篇記錄了陳忠實先 ...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1997年茅盾文學獎得主陳忠實先生,他最負盛名的作品《白鹿原》可謂家喻戶曉,發行上百萬冊,被改編成秦腔、話劇、舞劇、電影等多種藝術形式。他是如何從一個業余文學愛好者邁向得獎的專業作家呢?這篇記錄了陳忠實先生閱讀路徑的文章,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發~

      文 / 陳忠實

      一、從《靜靜的頓河》開始喜歡歐美小說

      平生閱讀的第一部翻譯長篇小說,是《靜靜的頓河》。盡管時過四十多年,我仍然確信這個記憶不會有差錯,人對自己生命歷程中那些第一次的經歷,記憶總是深刻。

      從學校圖書館借這部小說時,我還不知道它是一部名著,更不了解它在蘇聯和世界文壇的巨大影響。

      那是我對文學剛剛發生興趣的初中二年級,“反右”正在進行。我的語文老師是一位初出茅廬的中文系大學生,常常在語文課堂上逸出課本內容,講某位作家某位詩人被打成“右派”的事,尤其是被稱為“神童”的劉紹棠被定為“右派”,印象最深刻了。

      好奇心也在同時發生,天才,神童,遠遠比那個我尚不能完全理解其政治內涵的“右派”帽子更多了神秘色彩,十分迫急地想看看這個神童在與我差不多接近的年齡所寫的小說。課后我就到學校圖書館查閱圖書目錄,居然借到了《山楂村的歌聲》短篇小說集,大約是學校圖書館尚未來得及清查禁絕“右派”作家的作品。

      大約是在這部小說集的“后記”里,劉紹棠說到他對肖洛霍夫的崇拜和對《靜靜的頓河》的喜歡。“神童”既然如此崇拜如此喜歡,我也就想見識這部長篇小說了。

      看到在圖書館書架上擺成雄壯一排的四大本《靜靜的頓河》,我還是抑制了自己的欲望,直等到暑假放學,我便把這四部大著背回鄉村的家中。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我知道了地球上有一條雖然不大卻很美麗的河流叫頓河。這個頓河總是具象為我家門前那條冬日清冽夏日暴漲的灞河。遼闊的頓河草原上的山岡,舒緩柔曼的起伏轉承的線條,也與我面對著的驪山南麓的坡嶺和白鹿原北坡的氣韻發生疊印和重合。還有生動的哥薩克小伙子葛利高里,風情萬種的阿克西尼亞。

      我那時候忙于自己的生計,每逢白鹿原上集鎮的集日,先一天下午從生產隊的菜園里躉取西紅柿、黃瓜、大蔥、茄子、韭菜等,大約50斤左右,天微明時挑到距家約10華里的原上去,一趟買賣可賺一二元錢,整個暑假堅持不懈,開學時就可以揣著自己賺來的學費報到了。

      集日的間隔期里,我每天早晨和后晌背著竹條大籠提著草鐮去割草,或下灞河河灘,或者爬上村莊背后白鹿原北坡的一條溝道,都會找到鮮嫩的青草。雖然因為年幼尚無為農業合作社出工的資格,而割草獲得的工分比出工還要多。

      我在割草和賣菜的間歇里,閱讀頓河哥薩克的故事,似乎浪漫到不可思議。我難以理解故事里的人物和內蘊,本屬正常。所有這些也許并不重要,有幸的是感受到我的生活范圍以外的另一個民族的生活形態,視野抵達一個幾乎找不到準確方位的遙遠的頓河草原,生活在那里的人們的快樂和悲傷竟然牽動著我的情感,而我不過是賣菜割草的一個尚未成年的鄉村孩子。

      我后來才意識到,我喜歡閱讀歐美小說的偏向,就是從這一次發生逆轉的,從“說時遲,那時快”的語言模式里跳了出來。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二、文革期間偷讀外國小說

      另一次難忘的閱讀記憶發生在“文革”期間。我已經幾年都不讀小說了。“文革”一開始,以“三家村”為標志的作家們的災難,使我這個剛剛在地方報紙副刊上發過幾篇散文的業余作者,終于得出一個最現實的結論,寫作是絕對不能再做的事了。我把多年來積累的日記和生活紀事,悄悄從學校背回鄉下家中,在后院的茅房里燒毀了,也就把因為一句不恰當的話而招致災難的擔心解除了。

      我后來被借調到公社(鄉)幫忙,遇見了初中的地理科任老師。他已經升為我們公社地區唯一一所中學的校長,“文革”中慘遭批斗,新成立的“革委會”拒不結合他。公社要恢復“文革”中癱瘓多年的基層黨支部,他也被借調來公社幫助工作,我和他就重新相聚了。

      我聽他說來此之前在學校閑著,分配他為圖書管理員。這一瞬我竟然心里一動,久違了的好陌生的圖書館呀。

      他說學校的圖書早已被學生拿光了,意在他這個管理員是有名無實。我卻不甘心,總還有一些書吧?

      他不屑地說,偷過剩下的書在墻角堆著。

      我終于說服了他,晚上偷偷潛入校園,打開圖書館的鐵鎖,不敢拉亮電燈,用事先備好的手電筒照亮,在那一堆大多被撕去了書皮的書堆里翻檢。真是令人喜出望外,我竟然獲得了《悲慘世界》《血與沙》《無名的裘德》等世界名著。

      我把這些書裝入裝過尿素的塑料袋,綁捆到自行車后架上,騎車出了學校大門,路邊是農民的菜地,如做賊得手似的暢快。

      我的老師再三叮囑我,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看見這些書,我便發誓,即使不慎被誰發現再被揭露,絕不會暴露書的真實來處,打死我都不會給老師惹麻煩。

      于是就開始了富于冒險意味的閱讀。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這大約是20世紀70年代的事。處于“文革”中期的整個社會氛圍是難以確切描述的,我只確信一點,未曾親自經歷過的人是不可能有那種親歷者的直接感受的。

      大約也就在這個時候,八個樣板戲里的頭幾個樣板被推出來。整個社會都揮舞著一把革命的鐵笤,掃蕩“封資修”——那些古今中外的優秀文化和文學遺產。

      我在一天工作之后洗了腳,插死門扣,才敢從鎖著的抽屜里拿出那本被套上“毛選”外皮的翻譯小說來,進入一種最怡靜也最冒險的閱讀,院子里傳進來干部們玩撲克為一張犯規的出牌而引發的爭吵。

      最佳的閱讀氣氛是在下鄉住到農民家里的時候。那時候沒有電視,房東一家吃罷晚飯就上炕睡覺了。在前屋后窗此起彼伏的鼾聲里,我與百余年前法國的一位市長冉·阿讓相識相交,竟然被他的傳奇故事牽腸揪心難以成眠;

      抑或是陌生到無法想象的西班牙斗士,在斗牛沙場和社會沙場上演繹的悲劇人生;

      還有那個“多余人”裘德,倒是更能切近我的生活,盡管有種族習俗和社會形態的巨大差異,然而作為社會底層的被社會遺忘的“多余人”的掙扎和痛苦,卻是穿透任何差異的共通的心靈情感,甚至可以作為我理解自己身邊那些鄉村農民的一個參照。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許多年以后,我才從開禁的有關資料中得知,《無名的裘德》是歐洲文壇曾經頗有影響的寫社會底層“多余人”文學潮流的代表作之一,包括高爾基也寫過這類人物和很具影響的一部長篇小說,名字記不得了。

      這應該是我文學生涯里真正可以稱作純粹欣賞意義上的閱讀。此前和后來的閱讀,至少有“借鑒”的職業性目的。此時此境下的閱讀純粹是欣賞,甚至是消遣,一種長期形成的讀書習慣所導致的心理欲望和渴求。

      因為“文革”開始我就不再做作家夢了,四五年過來,確鑿不再寫過任何屬于文學色彩的文章。讀著這些世界名著的時候,也沒有誘發寫作欲望或重新再做作家的夢想,然而我依然喜歡閱讀。

      閱讀這些一概被斥為“封資修黑貨”的小說,耳朵里灌進的是以毛主席語錄譜寫的歌曲,還有樣板戲的唱段,鄉村樹杈上的高音喇叭從早到晚都在向田野和村莊傾瀉著,在我的心里,正好是無產階級文藝和資產階級文藝全面對抗尖銳沖突“你死我活”的雙方交戰的場面。

      我那時尚不能作出判斷,以“樣板戲”為代表的中國無產階級文藝如何發展前景怎樣,然而卻確實發生最基本的屬于常識層面上的懷疑,歐洲的無產階級和窮人喜歡如《悲慘世界》《血與沙》《無名的裘德》等這一類作品,我不可能有任何片紙只言的資料,所在只能依常情常理來推測。依據仍然是這些文本,它們都是為勞動者吶喊的呀。

      我至今也無法估量發生在“文革”中間的這種最純粹的閱讀,對我后來創作的發展有何啟示或意義,但有一點卻是不可置疑的,歐洲作家創造的這些不朽作品,和我的情感發生過完全的融匯,也清楚了一點,除過八個樣板戲,還有如上述的世界名作在中國以外的世界上傳誦不衰。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三、1980年代的蘇俄文學熱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在省作協院子里,出現過一陣蘇聯文學熱。

      中蘇關系解凍,蘇聯文學作品有如開閘之水,傾瀉過來,北京兩所外語高校編輯出版了兩本專門翻譯介紹蘇聯作家和作品的雜志《蘇聯文學》和《俄蘇文學》,這是空前絕后的事,可見對蘇聯文學之熱不單在我的周圍發生,而是一個范圍更大的普遍現象。

      我把這兩本雜志連續訂閱多年,直到蘇聯解體雜志停刊,可見對蘇聯文學的關愛之情。我通過這兩本雜志和購買書籍,結識了許多蘇聯作家。

      我那時候住在鄉下老家,到作家協會開會或辦事,常常在《延河》編輯兼作家王觀勝的宿辦合一的屋子里歇腳,路遙也是這個單身住宅里的常客,話題總是集中到蘇聯作家和作品的閱讀感受上。艾特瑪托夫、舒克申、瓦西里耶夫,還有頗為神秘的索爾仁尼琴,等等。

      各自閱讀體驗的交流,完成了互補和互相啟示,沒有做作,不見客套,其本質的獲益肯定比正經八百的研討會要實在得多。

      在大家談到興奮時,觀勝會打開帶木扇的立柜,取出珍藏的雀巢咖啡,這在當時稱得最稀罕最昂貴也最時髦的飲料,犒賞每人一杯,小屋子里彌漫著煙氣,咖啡濃郁的香氣也浮泛開來。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四、文學當做事業干的時代到來了!

      真正蓄意明確的一種閱讀,發生在此前幾年。

      1978年春天,作為家鄉灞河河堤水利會戰工程的主管副總指揮,我住在距水不過50米的河岸邊的工房里。

      在麥秸作墊的集體床鋪上,我讀到了《人民文學》發表的劉心武的《班主任》。我的最直接的心理反映,用一句話來概括,創作可以當做一項事業來干的時代到來了!

      我在6月基本搞完這個8華里河堤工程之后,留給家鄉一份紀念物,就調動到文化館去了。

      我到文化館上班實際已拖到10月,在一個無人居住的殘破的屋子里安頓下來,頂篷塌下來,墻上還留著墨汁寫的“文革”口號,“打倒”“砸爛”之類。我用廢報紙把整個四面墻壁糊貼了起來,滿屋子都是油墨氣味,真是書香四溢了。

      我到文化館圖書館借書,查封了十余年的圖書館剛剛開禁。我不自覺地抽取出來一本本“文革”前翻譯出版的小說。

      我在泛讀的過程中,很自然地把興趣集中到莫泊桑和契訶夫身上。想來也很自然,我正在練習寫作短篇小說,不說長篇,連中篇寫作的欲望都尚未萌生。在讀過所能借到的這兩位短篇大師的書籍之后,我又集中到莫泊桑身上。

      依我的閱讀感覺來看,契訶夫以人物結構小說,莫泊桑以故事結構小說塑造人物:前者難度較大,后者可能更適宜我的寫作實際。這樣,我就在莫泊桑浩瀚的短篇小說里,選出十余篇不同結構形式的小說,反復琢磨,拆卸組裝,探求其中結構的奧秘。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莫泊桑短篇小說選

      契訶夫短篇小說選

      我這次閱讀歷時三個月,大約是我一生中最專注最集中的一次閱讀。這次閱讀早在我尚未離開水利工地時就確定下來,是我所能尋找到的自我把握的切合實際的舉措。

      我從《班主任》的潮聲里,清楚地感知到文學創作復歸藝術自身規律的趨勢。我那時比較冷靜地確認這樣一個事實,關于文學關于創作的理解,也應該完成一個如政治思想界“撥亂反正”的過程。我能想到的措施就是閱讀,明確地偏向翻譯文本,與大師和名著直接見面,感受真正的藝術,才可能排解剔除意識里潛存的非文學因素。

      我曾經在十年前的一篇短文里簡約敘述過這個過程,應該是我回歸創作規律至關重要的一步,應該感謝契訶夫,還有莫泊桑,在他們天賦的智慧創造的佳作里,我才能較快地完成對極“左”的創作理論清理剔除的過程。

      到1979年春節過后,我的心理情緒和精神世界充實豐沛,洋溢著強烈的創作欲望,連續寫下10個短篇小說,成為我業余創作歷程中難以忘卻的一年。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五、讀拉美文學擊碎了我對鄉村的自信

      閱讀《百年孤獨》也是讀書記憶里的一次重要經歷。

      我應該是較早接觸這部大著的讀者之一。在書籍正式出版之前,朋友鄭萬隆把刊載著《百年孤獨》的《十月·長篇專刊》賜寄給我。

      我在1983年早春參加中國作協在河北涿州召開的“農村題材創作研討會”期間,看到萬隆正在校對《百年孤獨》的文稿,就期盼著先睹這部剛剛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新世界文學名著。

      一當目觸奧雷連諾那塊神秘的“冰塊”,我就在全新的驚奇里吟誦起來。我在尚不完全適應的敘述形式敘述節奏里,卻十分專注地沉入一個陌生而神秘的生活世界和陌生而又迷人的語言世界。

      恕我不述這部在中國早已普及的名著初讀后的諸多感受,這里只用一個情節來概括。

      1985年夏天,省作協在延安和榆林兩地連續召開“長篇小說創作促進會”,我有幾分鐘的最簡短的發言,直言閱讀《百》著的感受,大意是,如果把《百》比作一幅意蘊深厚的油畫,我截止到目前的所有作品頂多只算是不大高明的連環畫。我的話沒有形成話題,甚至沒有任何反應,甚至產生錯覺,以為我有矯情式的過分自貶。我也不再繼續闡釋,卻相信這種純粹屬于自我感覺所得出的自我把握。

      這次閱讀還有一個不期而至的效果,就是使我把眼睛和興趣從蘇聯文學上轉移了。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頭頂《百年孤獨》的馬爾克斯

      圖片來源: Isabel Steva Hernandez (Colita)/Corbis

      我關注有關拉美魔幻現實主義的作家和作品,尤其是介紹或闡釋魔幻現實主義的資料。

      我隨后在《世界文學》上,看到魔幻現實主義的開山大師卡朋鐵爾篇幅不大的長篇小說《王國》(原文如此,應為《人間王國》——小編注)。據介紹說這是魔幻現實主義的首創之作。同期配發了介紹卡朋鐵爾創作道路的文章,我才對魔幻現實主義的創立和發展有了一個較為清晰的脈絡。

      據說《王國》之前拉丁美洲尚無真正創造意義的文學,沒有在世界上引起關注的作品和作家。《王國》第一次影響到歐洲文學界,是以其陌生的內容更以其陌生的形式引起驚呼,無法用以往的所有流派和定義來歸納《王國》,有人首創出“神奇現實主義”一詞概括,且被廣泛接受。

      《王國》引發了拉丁美洲文學新潮,面對一批又一批新作品新作家的潮涌,歐美評論界經過幾年的推敲,弄出一個“魔幻現實主義”的詞匯,似乎比“神奇”更能準確把脈這一地域獨具稟賦的作品特質。

      對我更富啟示意義的是卡朋鐵爾藝術探索的傳奇性歷程。

      他喜歡創作之初,就把目光緊盯著歐洲文壇,尤其是現代派。他為此專程到法國,學習領受現代派文學并開始自己的寫作,幾年之后,雖然創作了一些現代派作品,卻幾乎無聲無響,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在失望至極時決定回國,離去時有一句名言:在現代派的旗幟下容不得我。

      他回到古巴不久,就專程到海地“體驗生活”去了。據說他選擇海地的根本理由,這是拉丁美洲唯一一個保持著純粹黑人移民的國家。

      他在那里調查研究黑人移民的歷史,當然還有現實生存形態。他在海地待了幾年時間我已無記,隨后他就寫出了拉丁美洲第一本令歐美文壇驚訝的小說《王國》。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古巴作家阿萊霍·卡彭鐵爾,享有拉丁美洲第一小說家的美名

      我只說這個人對我啟示最深的一點,是關于我對鄉村生活的自信被擊碎了。

      我的生活史和工作歷程都在鄉村,直到讀卡朋鐵爾的作品,還是在祖居的老屋里忍受著斷電點著蠟燭完成的。我突然意識到,我連未見過面的爺爺以及爺爺的兄弟們的名字都搞不準確,更不要說再往上推這個家庭的歷史了,更不要說爺爺們曾經在我現在居住的這個屋院里的生活秩序了。

      我在家鄉農村教書和在公社(鄉)工作整整20年,恰好在改革開放之前和之后,我一直自信對解放以后鄉村經歷的歡樂和災難的全過程的了解和感受,包括我的父親從自家槽頭解下韁繩,把黃牛牽到初級農業合作社里將一孔廢棄的窯洞改裝成的飼養大槽上。

      這時,我才意識到對于企圖從農村角度述寫中國人生活歷程的我來說,對這塊土地的了解太浮泛了。

      也是在這一刻,我突然很懊悔,在“文革”之初破“四舊”燒毀族譜時,至少應該將一代又一代祖宗的名記抄寫下來,至少應該在父親謝世之前,把他記憶里的祖輩們的生活故事(哪怕傳聞)掏挖出來。

      我隨之尋找村子里幾位年齡最高的老者,都說不清來龍去脈,只有本門族里一位一字不識的老者,還記得他兒時看見過的我的爺爺的印象,高個子,后腦上留著刷刷(從板刷得到的比喻,剪辮子的殘余)頭發,誰跟外村人犯了糾葛,都請他出面說事;走路腰挺得很硬,從街道上走過去,在門口敞懷給娃喂奶的女人,都嚇得轉身回屋去了。這是他關于我爺爺的全部記憶里的印象,也是我至今所能得到的唯一一個細節。

      這個細節從聽到的那一刻,就異常活躍地沖撞我的情感和思維,后來就成為我的長篇小說《白鹿原》主要人物白嘉軒的一個體形表征,盡管那時候還沒有這部小說的構想。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白鹿原》中的白嘉軒,劇照

      六、“尋找屬于自己的句子”

      幾乎與此同時,中國文壇呈現出“尋根文學”的鮮活生機。我不敢判斷這股文學新潮是否受到拉美文學爆炸的啟示或影響,我卻很有興趣地閱讀“尋根文學”作品,盡管我沒有寫過一篇這個新流派的小說。

      我后來很快發現,“尋根文學”的走向是越“尋”越遠,“尋”到深山老林荒蠻野人那里去了,民族文化之根肯定不在那里。我曾在相關的座談會上表述過我的遺憾,應該到鐘樓下人群最稠密的地方去“尋”民族的根。

      我很興奮地處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文壇里,多種流派交相輝映,有“各領風騷一半年”的妙語概括其態勢。其中有一種“文化心理結構”的創作理論,使我茅塞頓開。

      人是有心理結構的巨大差異的。文化決定著人的心理結構的形態。不同種族的生理體形的差異是外在的,本質的差異在不同文化影響之中形成的心理結構的差別上:同種同族同樣存在著心理結構的截然差異,也是文化因素的制約。

      這樣,我較為自然地從性格解析轉入人物心理結構的探尋,對象就是我生活的渭河流域,這塊農業文明最早呈現的土地上人的心理結構,有什么文化奧秘隱藏其中,我的興趣和興奮有如探幽。

      卡朋鐵爾進入海地,“尋根文學”和“文化心理結構”創作理論,這三條因素差不多同時影響到我,我把這三個東西綜合到一起,發現有共通的東西,促成我的一個決然行動,去西安周邊的三個縣查閱縣志和地方黨史文史資料,還有不經意間獲得的大量的民間軼事和傳聞。

      那個長篇小說的胚胎漸漸生成,漸漸發育豐滿起來,我感到真正尋找到“屬于自己的句子”了。

      海明威把他的藝術追求歸納為一句話,說他一生都在“尋找屬于自己的句子”。這個“句子”自然不能等同于敘述文字里的句子。既然是“一生”,就會有許多次,我們習慣用一次新的成功的探索或突破來表述這個過程和結果。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在昆德拉熱遍中國文壇的時候,我也讀了昆德拉被翻成中文的全部作品。

      我欽佩昆德拉結構小說舉重若輕的智慧。我喜歡他的簡潔明快里的深刻。這是“尋找到屬于自己的句子”的又一位成功作家。

      我不自覺地把《玩笑》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對照起來。這兩部杰作在題旨和意向所指上有類近的質地,然而作為小說寫作卻呈現出絕然不同的藝術氣象,我習慣從寫作的角度去理解其中的奧秘,以為前者屬于生活體驗,后者已經進入生命體驗的層面了。

      我在這兩本小說的閱讀對照中,感知到從生活體驗進入到生命體驗,對作家來說,有如由蠶到蛾羽化后的心靈和思想的自由。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本文節選自《陳忠實文集》,人民文學出版社

      陳忠實:讀這些外國小說,給了我巨人的肩膀

      陳忠實(1942—2016)

      當代著名作家。成名作為《白鹿原》,其他代表作有短篇小說集《鄉村》《到老白楊樹背后去》、文論集《創作感受談》、中篇小說集《初夏》《四妹子》、散文集《告別白鴿》等。1997年獲茅盾文學獎。


      曾經影響過你的外國文學作品

      又是哪些呢?

      歡迎留言分享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熱門推薦

      萬維鋼的新年書單,不會辜負你的 萬維鋼的新年書單,不會辜負你的8本書

      書單有三種列法。一種是寫給自己的記錄和總結,一種是通過書單展示自己的讀…[詳細]

      海明威作品:生活讓我遍體鱗傷, 海明威作品:生活讓我遍體鱗傷,所以我擊潰生活

      在蒼茫璀璨的文學歷史長河中,有這樣一位“文學巨匠”,他一生榮獲獎項無數…[詳細]

      這些中國當代作家的作品,我熬夜 這些中國當代作家的作品,我熬夜也要讀完

      經常收到這樣的后臺留言:想讀一些中國當代作家的作品,不知道有哪些作家值…[詳細]

      網站地圖|推薦書|好看的小說|好書|小說推薦|書籍推薦|Archiver|好書推薦 滬ICP備11047674號-4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1789號

      GMT+8, 2019-8-19 21:51 , Processed in 0.225507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台湾妹中文网